k0wu mk66 3zh1 hlpt 408a e80u 6oc2 rsn4 cw40 aequ

注册 登录
APP
申请认证 退出

健康领域产业链发展和投融资动态。

72 小时热文

阜康医疗王斌:想干事又没私心,准成 | 乐见

原创 文/漆昌乐 2018-09-20 来源:健康界
A- A+
我行我show!中国医院管理案例评选,医院卓越管理实践大秀场。点击查看
标签:豺狼之吻 ywi8 森林夺宝老虎机原理

进藏创业20年,从药到医,王斌带领阜康人一路杀伐决断。如今,处于高质量发展的历史跨越关口,社会办医再出发,王斌决定走出日光城承担更多责任。

编者按:《乐见》是2018年健康界推出的一个商业故事讲述栏目,主要定位于大健康领域极具某种鲜明特质的产经人物专访。通过实地探访、直面对话等方式,全景扫描一个深具潜力而未被广泛认知的群像,传递不一样的产业创变力量。他们独特(甚至饱有争议)的思维方式和行事风格,或将为大多数医健企业家提供另一种视角。我们甚至乐观预期,他们掌舵的公司未来会大幅度地改变行业格局。本文为《乐见》第一期,故事主角是西藏阜康医疗股份有限公司党委书记、董事长王斌。

2017年12月的一个周六,大约晚上10点半,和几位北京的妇儿领域专家一起用完餐后,王斌执意驱车陪同相送。次日清晨,专家们要赶往60公里外的拉萨贡嘎机场,飞回北京。

回住处的路上,大家兴致很高,聊的话题比过去一周都更为轻松。王斌不摆架子,总是一副探讨的姿态,谈到任何话题都很随和、极富激情,这一点让车里每个与之交流的人都觉得舒适。短暂的几天里,王斌和专家们之间已无距离,甚至半开玩笑地与其中一位以姐弟相称。

其实,在此之前,几位专家与阜康医疗并没有交集,谈不上太多感觉,只知道是个医疗集团,旗下有药房、几家医院、还成立了公益基金。这次到拉萨进行培训宣讲,更多是源于王斌从公司层面发出的交流邀约。

而王斌则对专家们礼待有加,打心底给这种定向培训很高的分数。他会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担忧,尽管阜康医疗在西藏声名鹊起,但与内地一些大医院相比,差距之大依旧会不自然催生压力。

进藏创业20年,王斌创办的阜康医疗基本以粗放发展为主,如今到了精细化的抉择时刻。处于不惑与知天命的年龄过渡期,王斌也希望像培养孩子一样,将公司一路拉扯成长起来后,能有个好前程,走出去承担更多责任。

初到日光城

与上世纪90年代不少年轻人的选择不同,出生安徽省太和县的王斌,并没有加入南下大军,到深圳等改革前沿的城市打拼。1990年6月,从药剂专业毕业后,王斌被分配到老家某医院的药剂科工作。

初入职场的王斌,原本很是期待所学知识能够用于实践,比如有权调配药品剂量、建议医生修改处方等。不过,他很快发现,现实并非想象中的那样。在医院里,药师十分弱势,很多时候只能听临床医生的。

为此,他没少受到医生们的“讨厌”。一次,药房主任找他谈话,训斥道“你又不是医生,哪来那么多事,好好拿药就行了”。执拗的王斌十分不服气,质问主任“那要我们干什么?随便找个初中生、高中生不就行了。”

一番争吵过后,王斌感到前所未有的迷茫。“突然就没有价值了。”第二年,他毅然选择了辞职。

接下来的近三年里,王斌基本脱离了专业。先是投奔在新疆的姑姑,进入一家铜矿厂打工,因表现积极很快升任机电队队长,并于1994年被评为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十大劳动模范,是十人中唯一一个非当地户口的“盲流”劳模。到了谈婚论嫁的他,后来回到家乡,家人催着先结婚再想着做点事。结果,他收获了一生的爱情却没有找到合适的发展机会,打工挣的钱也花完了。

转眼到了1997年9月。听一位在西藏拉萨上学的表弟说,当地缺医少药,说不定可以找到谋生计发展的路子。为了给爱人刘潇潇一个幸福的未来,没有把握的王斌也没多想,就上了去拉萨的火车。

不曾想,刚到拉萨第八天,他就因身体受凉,患上感冒。拖着难受的身体,走了好几条街,终于找到一家药店。王斌进去后,瞬间意识到用“少得可怜”四个字形容药品短缺更符合当时的情境。

“那时在我们老家,一盒普通的阿莫西林只要20多元,在这边卖到了50多元。”药品的巨额差价让王斌嗅到了商机,萌生了自己开药店的想法。

定了小目标后,有心的王斌去买了张拉萨地图,开始骑着一辆二八自行车绕着拉萨城转。几天下来,哪条街有几家药店,哪条街有几家诊所,药品的种类和价格都摸得一清二楚。

努力没有白费。不久他便以较低的价格,接手了一家只有一半手续的药店。后来他才得知,在那个时候,药店必须挂靠国有单位,以个人名义开设是不被允许的,也没有先例。

不过,王斌还是希望争取一下。为了拿到资质证明,他坚持每天往西藏自治区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局跑,只要见到相关领导,就赖着“兜售”自己的想法,“我是学药剂学的,老家是中国最大的西药集散地,有着得天独厚的资源,给我个机会,一定能改变拉萨药少且价格居高不下的现状……”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一来二去,王斌的想法和坚持打动了领导。手续批了下来。1999年,王斌的第一家药房——西藏阜康中西药大药房开张。

“以药养医”

诚如当时的承诺,药店开起来后,王斌将降低药价提上日程。“量走多了,利润自然就来了,老百姓也得到了实惠。”

这一市场策略的可行性很快得到验证。一段时间后,位于西郊的这家药店收益超出预期,40平米的空间无法满足发展需求。这一势头让王斌愈发有了干劲。

近20年后,回忆起这段经历,他仍不由自主想给当年的自己点个赞。

那个时候,他的想法倒也简单,并没有过多考虑赚钱后具体怎么花,比如投资买房,或者干点别的,而是一心想着持续投入。将利润直接用于房屋租赁,地毯式整合药店旁边的干洗店、羊杂汤门店等,结果盘子越做越大。“从一间到七间,最后平地起楼,盖了七层。后来签完合同,有了三十年的经营权。”

跟着市场的需求走,用心服务客户,总是没错的。王斌从中尝到了甜头,而且至今对此深信不疑。

不过,早年营业时,也不得不去面对一些尴尬的境况。

尽管当时老家有着全国最大的西药集散资源,但囿于地域限制,药品的供应周期并不短。这样导致的结果显而易见,时常会有药品短缺。

通常这种情况下,王斌都会让妻子刘潇潇接待购药者,自己找个“去库房拿药”的借口离开。而实际上,是他自己骑自行车去别的药店买来,然后原价卖出。

偶尔也会有其他药店也没有药的情况发生。王斌当时的做法是,让购药者在缺药登记簿上留下药名、数量,以及联系方式,一旦到货,再送药上门。

久而久之,当地的民众对王斌的药店产生了信任和依赖。

时隔三年,事业初步定型,王斌与刘潇潇共同出资500万元,注册成立了西藏阜康医药发展有限公司。事后,公司推出旗下首家医药超市——阜康医药超市,这是西藏第一家开放式经营、自选平价药店。至此,西藏的老百姓和内地一样,有了选择药品、选择药品价格的权利。

药店局面的打开,让王斌有了自建医院的经济底气。这一年,王斌32岁。一直掩埋心底的儿时梦想,也似乎在一段时间内找到了释放的出口。

在家排行老三的王斌,小时候因听话乖巧,深得母亲宠爱。不过,感染小儿麻痹症的事情,却让母亲操了不少心。眼看当年一起走进诊室的小伙伴,因为费用无力购买“糖丸”,落下后遗症,王斌很是心痛。也因此曾发誓,日后如有能力,定不遗余力去帮助看不起病的人。

听闻王斌建医院的想法,两位好友杜先生、王先生最初十分支持。三人还开车一起,在拉萨城里找到现在的院址。当时,原来的餐厅因为经营不善,欠下债务,被迫关门。经与物主联系,一番谈判下来,成交。

好友三人年轻气盛,只顾着找场地,并没有意识到“隔壁”就是西藏自治区人民医院。“现在想想都后怕。”

已发表0篇文章

已发表0篇文章

10人收藏

0人打赏

最新评论

0条评论

0/500

评论字数超出限制

表情
发表

相关新闻

  • 吴锐 2018-09-20

    3
  • 社会办医的六大致胜之道

    2018-09-20

    APP专享
    程晖 2018-09-20

    0
  • 涂端玉 2018-09-20

    1
  • 赞+1

    ?2012  北京华媒康讯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  All Rights Reserved.  注册地址:北京  联系电话:82736610

    京ICP证150092号 健康界备案京公网安备 11010802020745号

    您的申请提交成功

    确定 取消
    X

    打赏金额

    1元 5元 10元 20元 50元 其它

    打赏
    X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立即打赏给Ta吧!

    温馨提示:仅支持微信支付!

    X

    扫描二维码

    温馨提示:仅支持微信支付!